那山 那水——高考后记

作者:通号电化设计处 鲜东洲

发布时间:2022-06-06 10:00:00

阅读次数:

      总有一些场景,在身体里生根发芽,与思想融为一体,无法剥离。总有一些人,在我眼前跳跃,与记忆连在一起,无法忘记。

      那一年,高考结束后,为了磨练自己的意志,体验艰苦的生活,我约了几个志同道合的朋友,一番豪言壮语之后,便浩浩荡荡出发了。

      正值炎热季节,酷暑难当,太阳犹如一个巨大的火球,炙烤着大地。汽车气喘吁吁地载着我们,几番周折,终于到达目的地—礼县铅锌矿。

      这是一个盛产铅和锌的矿山。层峦叠嶂的大山早已失去原来的颜色,一副病态,苦不堪言。汽车沿着山路蜿蜒盘绕,卷起无数尘烟。

      接待我们的是一位矿山负责人。个头不高,四十来岁,两颗大金牙,似乎在炫耀着他的财富。登记的时候,我故意把自己的年龄写大了两岁,尽管如此,他还是带着狐疑的眼光审视了我一番,然后带我们到了住处。

      半山腰上坐落了一排矮小的红砖房,上面盖着石棉瓦,里面是大通铺,很小的房子竟然有二十多人居住,炎热的夏天,房子里像蒸笼一样。屋里的人来自不同的地方,汇集不同的方言,黝黑的脸上都刻着岁月的沧桑。

      红砖房前有两个大铁桶,是用来盛做饭和洗漱用的水,每天都要从山脚下的小溪里挑水。工友们每天从布满矿尘的矿洞里钻出来,浑身乌黑,就只剩下明亮的眼睛和雪白的牙齿。到了晚上铁桶里没有剩下多少水,二十多个人就围着一个盆子,轮流洗漱。先洗脸后洗脚,等到最后一个人洗完,盆里水的颜色和稠度就像黑芝麻糊一样了。

      我们住的地方离矿洞有一公里路。每天走在这条路上,工友们都会齐声高唱,“流浪的人在外想念你,亲爱的妈妈;流浪的人走遍天涯,又是一个春夏……”那歌声回荡在山谷之间,是那么的无奈与苍凉。

      真正的工作是在矿洞里,洞口有一口大井,像是一个野兽张开血盆大口,深不见底。小心翼翼进入矿洞,昏暗的灯光,弥漫的矿尘,潮湿的空气,里面的小路蜿蜒曲折,布满用来运输斗车的铁轨,在没有尽头的黑暗里穿梭。负责人简单交代两句,我们五人一组,找到可以装矿的据点就开始工作。

      矿石轰隆隆不断从坡面滚下来,像流不止的鲜血。有时候,矿石会卡在半中腰,需要人上去把它搬开,矿石才会继续滚下来。挪动矿石的人一定要身手敏捷,提前明确撤退路线,稍有不慎,就会酿造惨剧。我们把大块大块的矿石搬上斗车,装满之后,顺着铁轨把它推到矿洞门口。速度稍微快一点,斗车就会掉道。我们只能凭着一根钢钎,几人合力把庞大沉重的斗车轮子撬到铁轨上去。装满一车是五元钱,五个人来分。强体力漫长的工作让我们很容易饥肠辘辘,所以在进矿洞之前,都会带上几个馒头。饿了,就拿出来充饥,手上尽是矿尘,也顾不上洗。累了,就点燃一根烟休息一会儿,连同矿尘一起吸进肺里。

      矿山上有个食堂,每天做三顿饭。早上一般都是菜汤和馒头,所谓的菜汤就是一大锅开水,漂浮在水面上有一星菜叶和几滴油。中午是面条,调料只有盐和醋。晚上还是馒头,炒一个白菜或者土豆。在矿山上的两个月,我只吃过一次米饭,不知道是不是老板生日的缘故,那天还炒了个茄子。后来离开矿山,回到家里,母亲给我炒了一盘豆子炒肉,当时觉得山珍海味都不及此,那顿饭的美味,至今记忆犹新。

      每天艰苦恐惧的工作结束,唯一让我舒心的就是山脚下的那条小溪,清澈见底。小溪上有座木桥,经年失修,走在上面摇摇晃晃,有些害怕。山的那边,偶尔几缕炊烟升起,感觉还在家里一样,温馨而香甜。小溪旁边柳枝轻摇,抚慰我身上的疲劳。夜晚时分,我躺在小溪平展的石头上,仰望苍穹,享受着来自大山的宁静。满天繁星,似乎在悄悄诉说人生疾苦。

      夜已深,人已散,矿山显得更加空旷,夜晚更加孤寂。我深吸一口气,无比想念温暖的家,慈爱的父母,严厉的老师,书声朗朗的教室。我庆幸自己能够在父母的呵护中成长,庆幸自己能够参加高考改变命运,庆幸自己还能在追梦的路上期盼希望。

      两个月后,我结束了打工的日子,高考之后这段矿山上的经历是我人生路上一次难得的沉淀。往后的求学和工作生涯,无论我在低谷里,还是在挣扎中,都能保持一颗淡然的心,坦然面对红尘中的悲欢离合、风霜雪雨。  


上一篇:千里万里,我们在这里

下一篇:暂无